因緣觀與生命療癒

因緣觀與生命療癒—從療癒九階到九重隨觀 (淨光法師 講述)

修行的關口—生是甚麼?

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遭遇和經驗,所以會用自我的角度解讀生命經驗,也用自我的角度來回應生命的挑戰,現在學習佛法就是讓生命重新來過,試著把自己的想法先放下,用佛陀的法來檢視、探視自己所經歷的生命經驗。

悉達多一開始一樣用自我和自我的概念在修道,從禪定到苦行,到後來發現自己無法徹底根本的突破,最後他放下自我(不是否定自我),如實去觀察生命經驗怎麼在發生?

其實他在菩提樹下做的就是這件事,探問:我的痛苦煩惱怎麼生起?因為有老病死就有這些痛苦煩惱;為什麼有老病死? 因為有生;為什麼有生?這是個大問題,生才是大問題。孔子曰:「未知生,焉知死。」不知生,無法了知死!這是整個生命學習上根本性的要點,到底 "生" 是甚麼?"生"包含甚麼?整個生命經驗的發生——痛苦煩惱喜悅的發生、種種想的發生、種種要跟不要的發生...... ——這整個過程叫做"生"。簡單講,六根六境的因緣就是生命經驗的發生!

明見生命的真實

整個佛陀的法就是在如實知見這件事,這跟有沒有自我沒有關係,我何因何緣這樣想,經由這個過程,突破了!看見自我活在自我臆想的不斷投射中,就如心經所說:活在顛倒妄想中,就一定有因緣緣生恐怖不安、愛欲執取。

這就是悉達多走過的路,他發現:生命在根境之緣發生的當下就改變。甚麼是在根境之緣發生的當下就改變?這是個秘密,這是生命最大的秘密,了知這件事,就是無明滅,斷無明!明見因緣法之後,在這樣徹底的明見當中,發現無一法可得、無一法可取,根本是無相!了知生命是緣生、苦、無常、非我、非我所、是空的,樂於解脫,得空三昧!空三昧是基於對生命的明見。

六觸入處的當下既是起點也是終點,比如,有法友正在經驗五十肩,痛的因緣發生,痛受發生,自我感會很快速涉入,認為身體是我的,有一個我擁有這個身體。我們這時做禪觀就看得了了分明——痛受發生,痛受是痛受,因緣生的事事物物並非屬於任何人,也非任何人所有,痛的概念、痛的受是持續綿密變化的過程——因此,一切苦源在此切斷!

作精深的禪觀就會發現——原來,只有變化,連去感覺痛受都來不及!原來,我們一直是用自以為是的概念系統來對待生命經驗!——明見這件事實,就會如佛陀對迦旃延的開示:

如實知見世間集者,不生世間 "無" 見!
如實知見世間滅者,不生世間 "有" 見!

其實世間就是色受想行識五陰的經驗,如實知見世間集,知道色受想行識的經驗是在六根、六境的因緣中發生,就不會認為 "無",落入斷滅見(世間以我見的思考方式會發生的盲點) ;反之,如實知見世間滅,知道它其實是在生起的時候就改變,是生滅同步;所以就不會知見世間是 "有" 的!

修行在兩刃相交~觸的發生

如果深入了解,就會發現修行這麼簡單,不是在其它的地方,就是在每個當下接觸的經驗,是解脫是輪迴 ~立判,所以兩刃相交,輪涅立判,輪迴、涅槃當下立判。

了解這個修學要點,在生活上就很容易會看見:當落入我見,就有痴求欲,當浸在我見痴求欲裡面,以自我為中心的心理機轉就會如同魅影,整個痛苦就如同海怪,當下就會生起痛苦之身,讓你張狂不安,怎能再壓抑它!

但是自己心裏清楚:這個痛苦海怪在本來看不見、很深的、業識的大海,迅速張牙舞爪的現身而出,這就是心理的防衛系統頓然現形,也就是過去的生命印痕對當前生命的制約和影響。

心理防衛系統之所以能產生影響,是因為我們執取其中,以為有我、 有我所,執取過去印痕——那些感情、那些想、那些行——以為那是我、我所有,用同樣的方式在回應當前的境界,用過去的系統和現在對撞,因此痛苦不堪。所以修行就是在六觸入處經驗的片刻, 一層一層不斷的揭露和審查,會禪修的人第一步工作是要先有自知之明,先了解自己的心理機轉如何在運作,這是禪修的第一件工作,沒有這份自知之明,解脫根本不用談。

兩刃相交時,被過去的生命經驗所制約就會落入過去的反應模式、落入過去恐懼不安的模式,沒有自覺、沒有辦法超越、很自以為是、很焦慮、也很自作多情。透過禪修的過程才能發現:過去的生命印痕,形成了總體的心理印痕以及長期固化的反應模式,看見:自己不斷受到這個固化(異化)的模式制約,不自覺的把早就已經變化的、空有同步的生命經驗固著化、異化、物化,變成大腦特殊的反應方式,也變成心理特殊的機制。

心生色法,所以觸到境界,直接影響大腦的放電方式與跟著釋放的生化物質,因此產生因緣於過去生命經驗的痛苦心理印痕,大腦那樣跑,心裡也跟著同時同步的在發生,這是眾生生死流轉致命性的關鍵,這就是佛法裡面講的「 陰陰相關」。

防衛機轉—我見、貪愛、執取

我見、貪愛、執取就是一種生命防衛機轉,我們此世的生命之所以會息息相關的影響後世,就是這個機轉,這個機轉在傳統佛教統稱阿賴耶識,它不是靜態的模式,它是活的,只有在寂靜禪思的過程,真誠的面對自己的生命,才會看到我見、貪愛與執取。這時,佛陀的法——因緣法、緣生法——就會變得了了分明。這是一個很好的對比,所以叫做法鏡。

透過聞思之後,了解佛陀的法是對的,有時透過思維也會有所瞥見,但是當在生活中運轉,對自己的痛苦之身卻完全無能為力,完全被自己的五蓋制約住,也就是佛陀說的五結:身見結、戒取結、疑結、貪心結、瞋心結,無法蛻脫。用自己的痛苦不安,將自己跟別人糾纏在一起,就叫絞結纏鎖,這樣以為安全有力的心理防衛機轉,其實是所有痛苦煩惱滋生的來源,甚至由於這機轉會帶來自毀裝置。

療癒九階

覺知→接納→觀察→了解→探索→發現→釋放→轉化→超越

對於痛苦之身,有些禪修者往往採取敵對、迴避的態度,甚至藉由攻擊外界來迴避;有些人縱使長期在禪修卻沒辦法面對和駕馭自己的情緒,為甚麼呢?因為不懂得在禪修過程進行一件很重要的工程,亦即做生命的自我療癒;即使禪修時沒有和療癒同時同步進行,第一步也都一定要培育自知之明——了解自己的心理情結和心理機轉(即五蓋,佛法對於心理機轉的運作統稱五蓋),也就是在六觸入處經驗的片刻,如實觀察生命經驗怎麼在發生,然後一層一層不斷的揭露和審查自己,沒有了解問題就不可能解決問題。

也有很多禪修者以為將心繫在固定所緣,把五蓋壓下去,等見法了,五蓋就會消除,這是錯誤的,因為佛陀開始也是用禪定和苦行壓制五蓋,但是等到一開放六根,心鬆懈下來,五蓋的作用力就又跑出來,由此可見,止禪沒有辦法斷五蓋,禪修不只是那樣而已,禪修是在進行生命的療癒,透過療癒九階次不斷的進行,讓自己的生命在不斷探索中而有所發現,進而能夠去釋放,讓自己的生命從心裡人格進到比較健全的法的人格,才有辦法進行因緣觀,也才有辦法修九重隨觀一重一重轉進去,最終能夠從生命的黑窟超脫,活出一種喜悅、活出一種光明、活出一種愛、活出一種解脫。因此在禪修營和家裡就要試著學習以下的重要工程--

先來看生命自我療癒的九個階次:

①覺知:首先要開放自己,面對生命,如實“覺知”到它的發生。

②接納:覺知了就要接納,因為那就是你的生命,你如果不接納就等於是在裂解自己的生命,是再次的傷害自己。覺知卻不接納,就會產生很多內在的瘋狂和撕裂,這些都是痛苦的根本;所以,覺知後就要很坦然地接納自己的生命經驗,對自己的生命經驗,除了接納沒有第二條路。

③觀察:接納了,才有辦法平心靜氣的觀察和審查:有這樣的身心狀態,有這樣的情緒,有這樣的覺受,有這樣的身體氛圍,有這種不可開交的覺想相續,有這麼低盪的生命氛圍(是一種識住於其中)…這些都要觀察。

④了解:藉由觀察進一步去了解,才有辦法對自己的生命特性和反應機制、自己如何受苦、如何讓別人受苦......等,有全盤性的瞭解。

⑤探索:有了越來越深的了解,才有辦法進入越來越深的探索,慢慢看到自己從來沒有反省過的感情需求、自我投射和自我中心,看到很多苦是多餘的,是來自錯誤的認知和一廂情願的感情需求,自以為是世界的中心、要世界以自己的步調來做反應。看到自己的心裏面隱藏這麼愚痴的想法就會哭笑不得,幾位法友看到之後就覺得自己很好笑。

⑥發現:了解探索之後你會發現——在種種欲求或對抗的“想”當中,有你很多的自以為是,很多的自我合理化,不管是神聖的理由還是不可告人的、私密的感情上的需求,你所有自以為是的一層一層的觀念 (所謂的是非、善惡、好壞、貴賤)都不是經過你如實檢證而來的,你竟然完全活在一個從來不是你如實檢證過的認知系統裡面,更慘的是,你卻還用這一套認知系統在架構你的生命價值,架構你感情上的需求,甚至作為你感情需求的判準——因此,你會看到:原來,這些都靠不住!

⑦釋放:有了這樣的發現,這時你才會真正願意去放下自己生命中壓抑的種種重擔、抗拒等苦難,才會開始得到真正的消融與釋放。

⑧轉化:抗拒壓抑得到消融釋放,不僅外在氣質會轉變,內在生命也會開始脫胎換骨,整個身心都會轉化。

⑨超越:這樣一次又一次全面對生命進行這種自我療癒的歷程,最後就能得到真實突破、究竟超越。

不這樣修習,怎麼可能產生自知之明?!沒有自知之明,怎麼可能在兩刃相交、觸境當中,念念明覺而無所取著?!

所以為什麼禪修時我們一直在講深法,因為藉由禪修暫時克服五蓋,心就比較能作更深的探索,這時候,如果能用深刻貼近生命真實的觀察方法來審察生命的狀態,就容易開悟見法。

九重隨觀:禪觀引導次第

如果敢這樣對自己作周全的了解、深入的探索,就可以配合修習九重隨觀,把佛陀的法帶進來,讓生命得到徹底究竟的自我療癒:

第一重、隨觀生滅:看到生命經驗的發生、變滅,培育覺知的正念,這是隨觀生滅。

第二重、隨觀集滅:經過一層層的探索生命,去看到這樣的經驗、這樣的取角、這樣的投射,到底是何因何緣在發生?培育因緣觀的正念,這是隨觀它的集滅。

第三重、隨觀無常:在生命的集滅和生滅中敢於去探索,不管多麼執著的東西——自己的抗拒、希望和不安——都要做深度的探索,去發現:所有這些,從表層到底層,都只是沒有經過反省的執取。因為事實上,一切都是發生的當下就改變,但是我們卻將當下的經驗抽象化、概念化,歸結後再把它記住,烙印到大腦裡,然後用大腦的認知方式,持續性的對我們的生命經驗投射,產生影響,於是就受過去曾經的生命經驗所制約。對這件事情看清楚,明見一切都是發生的當下就改變,這就叫隨觀無常。

第四重、隨觀苦:原來事事物物是無常,在發生的當下就改變,由此深刻體驗:一切根本是壞法,是苦,這就叫隨觀苦。

第五重、隨觀無我:進一步體驗所有這些無常、苦法,根本沒有任何的實質,因為它生起的當下就改變,從這裡照進去,真的敢接納它,就會看到它就只是因緣生,非我、非我所有,這就是隨觀無我。

第六重、隨觀空:隨觀事事物物生起的當下就改變,再進一步就只看 "改變",看到只有一直 "壞 ",看到 "空性"——喔!原來曾經執取的寶貝和所執取認為的痛苦,都是空性!乃至看到:所有我認為的 "我"、"自我",不管苦或樂、我或者非我,原來都只是覺性於六觸入處的經驗當中顯化的歷程。

當我們見證到空性,就會見證到“空覺不二”,自知作證空性和覺性是同時同步顯化的。這是如假包換,隨時可以在生命每個片刻檢證。怎麼檢證?如慧能大師所講的兩句話:「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?」另外是:「何其自性本自清淨!何其自性能生萬法!」檢證這兩件事,就叫做見法開悟。

從此,生命不會再有任何的疑惑,天下人再也瞞不得你,甚至自己也沒辦法再欺騙自己,退不回去了,只能活在朗朗乾坤中,沒有第二條路好走!因為這是很深刻的如實知見,這是內在的光明,是心性、覺性、本性的光明,根本蓋不住它,你只要經驗過一次就好。

第七重、隨觀離欲:剩下的路,就沒有其他的選擇,自然會樂於在每個六觸入處的經驗一發生,提起正念,離斷貪慾和執取,因為當貪慾和執取發生時,沒有這樣捨斷,就會陷入很深的掉悔—苦。明見之後,心就無法再自我覆藏,因此只能提起正念,隨觀離欲。透過這過程,心會越來越磊落、越光明 、越沒事情,對人間也會越少對抗,為什麼呢?因為沒有期求和責求,因此隨觀離欲 。

第八重、隨觀滅:隨觀滅就是體會緣生法的滅,欲貪、痛苦的息滅。也就是提起正念,隨時在六入觸中現證「明、解脫」。前面隨觀空,體會一時心解脫;現在隨觀滅,時時體會心解脫,現證當下涅槃,了解、體會苦滅,貪瞋癡息滅,貪瞋癡息滅就是當下明、解脫,就是空覺不二,也就是清淨自性的顯露。

第九重、隨觀捨:就是隨時安住在 "捨",這個 "捨" 是經過綿密的內在探索的過程而來的,所以於當下如實見生滅的當下就是寂滅。在無上修根的經文佛陀說:「是則寂滅,是則勝妙,是則為捨」,這三者同步發生,看到寂滅界,看到這殊勝的生命境界,因為它空有不二。所以「得彼捨已,離厭、不厭」,當下離 "厭" 與 "不厭",完全超越,不再有刻意厭離或不厭離,就這麼自自然然安住,這就是隨觀捨。

透過不斷的進行療癒九階次,讓自己的心理人格比較健全一些,才有辦法轉修因緣觀,也才能再進修九重隨觀一重一重轉進、轉深,乃至才有可能達到第六重隨觀空,確認見證法身,確認見證生命的究竟實相,也就是斷疑。

因為確認生命的究竟真實,內在沒有疑惑,了知沒有生死流轉。為什麼?因為先知法住,進而了知無明滅,欲求滅,這是當下現前自知作證,體證緣生法的滅,現證明解脫、空覺不二、自性覺性現前。用唯識宗的話來說就是法性現前,用空宗的話來說就是般若智慧現前,所以內在才會有真正的清明。

朗朗乾坤--活出法性光明

之前跟一位法友講,如果沒有辦法見法,心會繼續碎裂,因為是妄想心,妄想心一定是分裂的;見法後看到是妄想心,就不會再被妄想心操弄,這樣心才能整合起來,重用心——重新整頓、駕馭、運用這顆大腦,這顆大腦也才能成為福利人天的非常有用的工具;不見法、不會運用,這顆大腦就會變成痛苦煩惱、分裂瘋狂的來源。我弘揚原始佛教如來禪,不是為了成立組織,不是為了成立教派,只做一件事,盡我此世的因緣,把此世能因緣於這樣的說法而開悟見法的人找到。

因為一個開悟見法的人,他本身的存在就是一座道場;
而且只有開悟見法的人,才能將佛法具體朗現在人間。

透過療癒而瞥見和見法,乃至進一步見證生命無可遮障覆藏的無盡光明,這是最有價值的,佛陀、阿羅漢和那些禪師都在做這件事——見證生命熠熠輝耀的光明。

自利利他 福利人天

六觸入處的當前,是開始也是結束,兩刃相交,生死立判!見了法,自己會清清楚楚:每個片刻如何活在生命的真實法流裡?生命是在一個流動狀態或是在一個封滯狀態?當然也會很清楚:生命封滯就是自苦苦他,生命流動就是把愛和光明帶入人間,為自己和家人帶來喜悅和生命的方向,這個比任何事情都重要。因為只有學習佛陀的法,自知作證,才能夠從生命的黑窟超脫,活出一種喜悅、活出一種光明、活出一種愛、活出一種解脫,這樣也才對得起佛陀。

佛陀和阿羅漢們努力把這種喜悅、光明、慈愛、解脫的法身特質徹徹底底地在人間輝耀,就是為了一件事:讓在黑暗中的眾生,可以看到生命的自由和光明。佛陀是在做這件事,我們也是在做這件事:和因緣相應的學法眾分享佛法的光輝,讓自己的生命繼續在法上流動,也讓別人的生命繼續在法上流動,讓這個法燈燈相傳,永住人間,自利利他,福利人天。

~淨光法師講於:心靈禪機的24堂課
8/12/2014 於台北明和講堂
字整理:法音小組